御狐桑,你好!

#我和臭猪的日常#

多伦多-南京
你&我
欣赏着截然不同的风景
做着同样的事
我觉得不过十万多公里的距离
抵不过爱情

Only Lovers Left Alive唯爱永生(之前发在SY)

Guan Sherlocked:

标题:Only Lovers Left Alive唯爱永生

作者:Guan

警告:这只是我看完雷神2脑洞产物,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关于死去的Frigga。我一直认为Frigga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不仅仅是因为她对Loki不停止的信任与爱,还因为她的牺牲,当然这都是我自己的理解,如果小伙伴不能接受,请点右上角的叉。

声明:可能会虐…这些人物永远都不属于我,我的理解永远不代表人物本人,只是一时冲动的产物,可能第二天我自己都看不下去,所以大家还是把这当成激动的胡言乱语比较好(…)


Only Lovers Left Alive

爱和战争会让人不择手段。

当神域的硝烟弥漫天空,我忽然明白了这个道理,却无法克制地想起那个没有星光的夜晚,在寒冷的海姆沃顿我抱起的那个冰冷的婴儿。即使我已化作漫天星光。

我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孩子,我叫你Loki。

Oh,my Loki…

那一刻我不是神域的王后,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看着我的两个儿子牙牙学语,并在你们第一次清晰地叫出“妈妈”时泪流满面,微笑着看着你们在蹒跚学步时摔在一起。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即使我背负着神域最大的谎言。

我不是没有想过真相揭露的那种丑陋以及对于Loki的伤害,只是爱是利器,不分敌我。

请相信,我从来没有停止爱你Loki。

正如同我相信你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学会魔法时我对你的鼓励,你不会忘Loki,尽管你不会承认。Loki把所有人看透却看不透自己。

我无法再去回忆那些年我和Thor,Loki站在神域最美的花园里的场景,那太过美好尽管那是在当时看起来无比平凡的下午,Thor像往常一样吵着要去打猎而Loki不屑地讽刺他那种完全没有意义的活动。那是我们无数下午中的一个,那时我还没有想过分离。

很多人会问我对于两个儿子,爱谁多一点?这个问题其实很愚蠢,但当Loki叛逃时我宁可承认我爱他多一点,再多一点,但是从事实情况来看,我还是没有让他明白。

爱的确会源于愧疚却不会因为自责终止,我对于他们的爱从未停止,也从不会改变。

就像我心甘情愿为保护Jane死去,因为那是我的儿子深爱的女子。

Odin曾在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和我诉说他的担忧,作为一个父亲的担忧而不是作为众神之父。漫长的生命终有尽头,我告诉自己的丈夫他无法阻止爱,无法阻止Thor为了爱而牺牲一切,尽管我心里也曾为了他而担忧。

即使是神也不能永生,5000年的寿命对于整个宇宙来说不过是短短一瞬但对于中庭人来说却足以成为永远消失的历史。

我佩服中庭人的智慧,勇敢以及坚韧,尤其是我看到Jane之后,我承认我被这个有趣的女子深深吸引,我承认她身上有太多神域女子所没有的东西,但我不能说她比Sif好,她比Sif优秀。她们是完全不同的女子,但都是爱你的人。

我和Odin曾经探讨过让你在继承王位时迎娶Sif,这位我由衷敬佩的女战士,你们共同度过了在神域的漫长时光,没有人可以斩断你们之间的友谊,但爱情不会因为友谊存在,它只为爱而爱,所以Sif选择了放弃即使她那样爱你。

或许这是不同形式的爱,作为一个母亲我的确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和自己的伴侣相守一生,但我更希望他能和最爱的人在一起,即使注定分离。

当我还在你身边的时候,我就开始怀念,因为我知道我终将离你们而去,My sons.

所以我无怨无悔,如果我的死亡可以换取你爱的人活在你身边Thor,当然你要相信即使Odin无法祝福你,我也会永远祝福你,祝福你和Jane,因为你是我爱的儿子。

我看见你们为我流泪,看见你们为我哭泣,看见仇恨蒙蔽双眼,看见复仇的火焰焚烧你们的心。

Loki,我挚爱的小儿子,我是最不愿意看见你被审判的人,即使最后你已不再承认我是你的母亲。

我却永远不后悔教你的一切,或许就因为你第一次开口讲话,叫着妈妈扑在我的怀里吧…

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仇恨源于爱,源于你疯狂想要得到认可的心。

我无法去责备我的丈夫,当我看见你,Loki,手刃自己的生父——他一定也在爱你,无时不刻,在你离去的每一分,每一秒,就像我从未停止自责,愧疚于自己的自私,愧疚于自己抢走了别人的孩子,但我已无法接受我的儿子,Loki,生活在寒冷的海姆沃顿,即使他是一个霜巨人。

我无法像对待Thor那样,在第一时间抱起刚出生的你,但我却多么希望在你生命最后的时刻是我搂着你对你说我爱你。而不是你的哥哥。

You are my son,Loki.

无论你犯下多大的错误,伤害我多深,你都是我的儿子,都是我深爱的儿子。

还好你再一次回到我的视线中,坐在王位上,却不是以自己的身份。

此时我已无意去计较你是如何瞒过Thor,骗了Odin,我只是无比欣喜我还没有失去你以及心痛你伤痕累累的内心。

你对Thor说,你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Odin,这个你曾经敬仰直至仇恨至死的人,我的丈夫,众神之父。

在你掉下彩虹桥杳无音信的时候,我无法原谅Odin所做的一切,无法原谅他对于你的不认可,我也无法原谅你所犯下的过错,但当尖锐的利刃刺穿我的胸膛,生命的力量抽离我的躯体,我才终于明白我的无法原谅源自我对你们无法抑制的爱。

所以Loki,我无法祝愿你快乐,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快乐,我也无法祝福你幸福,因为我已无法拥抱你,但是请相信,每一滴滑落神域的雨滴都含着我的泪水,那是我对你源源不绝的思念。

请你们永远记住,唯爱永生。

【APH/苏中】如此这般的爱情

『孤独的国王』:

* 苏中红色组,设定苏联名为伊利亚,伊利亚与伊万为两个人.


* BG组/开放性结局/OOC慎


* 伪历史向/作者是个历史渣/bug多/不喜请关闭页面,勿喷勿挂 


* BGM-不会说话的爱情[周云蓬] / 我的莫斯科


 --------------------------------------------------------------


                                                         壹.


       那天,随着新上司的一招手,王春燕终于又昂首挺胸地站了起来.她抬手拍拍略有尘土的军装,想了想又还是换下了,找了一件不太显眼的衣服换上.


       1949年12月12日


       王春燕满脸笑意掩饰都掩饰不住,衬着厚重的衣物似乎也明亮了几分,站在北京的路边看车流来来去去,最终上了那辆载着自家上司的车.


       “我们这是打算去哪儿?”王春燕撩开车窗的遮阳帘,朝外看了一眼,转过头直视着上司的双眸问.


       “去苏联.”上司这么说.


       王春燕便也不再追问什么,一时间沉默下来.苏联啊……王春燕回想起之前那段日子,不禁颤了颤,而后深呼吸一次平静了心情,上司似乎看出王春燕的情绪不对,于是便拍拍她的肩.


       “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上司的声音中气十足,十足的安抚意味.听到这话的王春燕便看着上司嫣然一笑,满不在乎的模样.


       “当然,那种日子我受够了.”


       是的,受够了,所以要找回自己的尊严和骄傲来.想到这儿,王春燕之前还略有紧张的心态奇迹般的冷静下来.


       苏联当然是没办法乘小车过去的,王春燕跟着上司和代表团搭上了前去莫斯科的火车,看看文件、再睡一觉、再说说话儿,也就到了.


       踏出火车车厢的王春燕第一眼看到的是莫斯科银装素裹的模样,觉得有些凉意,便收紧了领口,下一刻,一件大衣就披到了身上,下意识地朝人看了一眼,给他一个感谢性的微笑.


       “又见面了,这位同志.”他替王春燕别好了大衣扣钮,从旁人手里拿了围巾给她得严严实实,”我家里很冷,这样会好一点.”


       穿着不太合身的大衣的王春燕仰着头看着这个和印象里有些不一样的人,随后又眨眨眼,很是不解的模样,想了想,踮起脚尖来凑近了些,似乎是要看看清楚究竟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他似乎明白娃娃脸的女士在想什么,脸上的笑容足以融化坚硬的冰:”我是伊利亚,你好,王春燕同志.”


       王春燕看着伊利亚,愣愣的半晌才反应过来,脱下手套来,轻握了他的手:”你好,伊利亚同志.”


       “希望你在我家过得愉快,同志.”伊利亚同样轻握了手,保持着那让人觉得温暖的笑容.随后敬了个礼转身跑走.


       跟着上司访问走动了几天,又得到了总理要带着外交团过来的消息,王春燕倒不是很惊奇,毕竟伊利亚是第一个认可浴火重生的自己的人,想到这儿,王春燕不禁笑了笑.


       1950年1月20日,王春燕跟随上司一同,回到车站,等待着总理到来.


       “总理.”看到说定的那列火车车厢门打开的时候,王春燕一路小跑着上前迎接.这次访问的重头戏就在于自家这位厉害的总理了,王春燕上前毫无芥蒂地亲昵地挽住了总理的手臂:”您可算是来了.”然后感觉到被总理拍了拍手背,而总理脸上的微笑亲切得如同对自己的亲人后辈.


       ”放心,交给我.苦难暂时过去了,你要做的是休养生息.”王春燕听见总理低声说话,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王春燕暗自盘算着自己能为这次谈判做点什么,思前想后却只觉得自己似乎是没有什么可做的.


       ”能做什么呢.....我......”一不留神便说了出来.


       “春燕想帮忙,不如先去和伊利亚打好关系?”


       王春燕愣愣地看着说这话的上司,然后给了一个灿烂的笑脸.“遵命,保证完成任务.”站得笔直给上司行了女兵礼.


       之后的半个月里不断听到双方的争执,王春燕倒是只注意着主权和平等权利.但毕竟强弱悬殊,不可能得到想要的真正平等.吵着吵着,王春燕也就想通了,释然了.但看到草案之后的那个夜晚,王春燕还是差点就把那叠纸撕得粉碎.用不平等的代价拿到低息贷款,用损害主权的方式接受援助.王春燕冷笑着一遍遍翻看不得不接受的条约.


       1950年2月14日,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终于还是到了谈判结束的这一天.王春燕和伊利亚一左一右地站在各自上司的身侧,看着各自的负责人郑重地签下了足以代表国家意志的名字.


       直到后来,王春燕才从垂死的上司口中得知,一开始的时候,他是没把斯大林当成盟友的,然而现在,王春燕看着签下来的条约,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不管怎么说,第一步是踏出去了.


       王春燕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伊利亚,恰恰好和他看过来的目光撞上,想起上司在出发前不久的会议上说过的话,不禁呢喃出声:”.....伊利亚,能是朋友么?”


       事实上不论是访问也好,签订条约也罢,都只不过是这个年代走投无路的无奈之举.王春燕下意识地拉紧了大衣领口,似乎这样能够再温暖一些.


       王春燕是知道的,两家的上司各自打的是什么主意,倒也不甚在意,毕竟活了那么长时间,很多事情都看得透彻.


       会后,王春燕见上司们还有的忙,便借口累了率先离开,出了房间就是一阵寒风,刮得脸上刺刺的疼,伸手把围巾往上扯了扯,挡住大半张脸.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适应了这个温度之后就轻松了些.毫无目的地的四处晃悠了一圈,一路走来只看见砖红的建筑,灰绿的树木,行人三三两两,也许是太冷了罢.王春燕这么想着.这时候却看到了伊利亚.想到上司的吩咐,笑了笑,朝伊利亚走过去:”伊利亚同志,愿意带我四处走走么?”


       “我的荣幸,王春燕同志.”伊利亚微笑着半鞠躬.


       冬天的莫斯科天黑得早,没逛多久就到了该回去汇合的时候.天上飘来的雪却还是一副愈演愈烈,要将城市覆灭的势头.雪是大概一个时辰之前开始下的,到现在已经铺了厚厚一层.


       王春燕怀里抱着伊利亚弄来的那一小瓶伏特加--说是喝下去会暖和一些,踩在雪地上慢慢悠悠地跟着伊利亚走.直到不小心被掩藏在雪地下的石子儿绊倒.利索的爬起来拍拍身上的雪,仰头朝伊利亚笑,毫不在意地样子,脚下的动作却是更小心了几分.


       伊利亚却是不管不顾地兀自握住了王春燕戴着手套的手.”这样就不怕摔倒了.伊利亚牵着你呢.”


       “啊.....”王春燕半晌才反应过来,还险些没失手把酒摔到地上,稍微试着挣脱无果,这才任由了人拉住.:”谢....谢谢.伊利亚同志.”


       而后.当晚王春燕从上司那儿拿到任务,说是完成了全部工作事宜,可以开始着手准备回程,王春燕便忙碌起来,然而没几天也就准备好了.


       临行前,王春燕看着来送行的伊利亚,想了想,脱下围巾和大衣,交到伊利亚手中.


       ”王春燕同志,”伊利亚抱着还带着她体温的衣物,朝王春燕笑了笑:”过些日子暖和了,你再过来,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游玩的.”


       “伊利亚同志,”王春燕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仰着头看向身前的人:”为什么你……”想了想,后面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早就知道的答案,再从当事人嘴里说出来,可以说是自讨没趣.



       “嗯?”伊利亚偏着头和王春燕对视片刻,见没有下文也只是笑笑,并不追问,毕竟大家都是别有用心的,无法全心相交,有点秘密也是必然.


       一阵凉风刮过来,王春燕下意识地裹紧了衣领,以极细微的动作点点头.转身踏上火车月台的台阶,趁着还没有关上车门,转身朝伊利亚挥手告别.而后直到火车渐行渐远,莫斯科变成地平线上再普通不过的一个点,再也看不见了,这才将视线收回.


                                                          贰.


       1950年,任正辉、任勇洙两家边界战争不断,王春燕的上司将第四野战军的朝鲜族部队以师为单位按任正辉上司的要求转交完毕。


       1950年5月底,任正辉跟随上司密使暗中来到王春燕家.为了防止他人擅自行动,上司吩咐由王春燕接待任正辉,并亲自接待了密使,言语中无一不透露着对琼斯家参战的担心


       1950年6月25日凌晨,在得到伊利亚上司的同意之后,任正辉的上司下令军队越过三八线,趁自家邻居(或者说自家兄弟)不备发动了突然进攻。


       1950年6月27日,阿尔弗雷德跟随舰队企图抢夺王湾离去.王春燕险些要拿着武器就冲出去和他拼命,被一众孩子集体阻拦,生了好一阵子闷气.


       1950年10月4日,王春燕目送开往莫斯科的火车离开.四天后,志愿军队伍集合令发布,王春燕再次换上了军装.


       1950年10月19日队伍整合完毕,司令员与王春燕一同率军横跨鸭绿江.


       而后又是战火纷飞,次月一日,伊利亚带着自家空军在鸭绿江上空和阿尔弗雷德的空军队伍首次交战.也正是这个月,伊利亚向上司申请增加歼击机参战.随后组成了歼击机航空军,即使如此,却还是和阿尔弗雷德的军队力量悬殊,只能打乱阿尔弗雷德空军队伍的目标计划.


       王春燕眼见着伊利亚陷入战局,欣喜之余也有些担忧,同年十二月,王春燕得到自家新组建的空军进驻丹东的电报.次年一月,王春燕首次亲自指挥空战,同年中期往后,在伊利亚的协助下,苏/王两人多次和联军战机交战,最终开辟了空战集中区域”米格走廊”.然而这一仗一打就是三年,直到1953年停战协定签署,这才逐渐平息下来.


       王春燕没有想到的是,伊利亚回国之前,私下里找到她,说是这次上司限制的厉害,没能真正帮到什么,还请不要介怀.几句话下来王春燕哭笑不得,只好说以后增加些援助当做赔礼道歉才对.伊利亚却从军大衣里左掏掏右掏掏拿出一个还带着体温的铁盒子来.


       “给你的.王春燕同志.”伊利亚挠挠头发.将铁盒递向王春燕.


       “这是...?”王春燕接过铁盒,仔细端详一番,仍旧没能理解他的用意.抬头朝伊利亚看,却只见他略带些腼腆地笑了笑,伸手又把盒子拿回去,没等王春燕发话,就左右摆弄了一下打开了铁盒,又重新递给了王春燕.王春燕朝盒子里一看,只想说对天发誓怎么都想不到他会送五颗闪闪亮的五角星给她,往回推了推:”使不得,伊利亚同志,太贵重了.”


       “嘘,我没告诉上司,偷偷拿出来铸的.”伊利亚左右看看,伸手在唇边比划了一个轻声的手势.


       “那我就更不能要了.”王春燕固执地望着伊利亚,毫无余地的样子.伊利亚只好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抿抿唇这才说道:”那就当我存放在你这里,以后我会要回来的.”


       王春燕这才犹豫着接下,同样塞到军装内层.拍拍胸膛信誓旦旦地朝他笑.“一定完成任务,伊利亚同志.”


       然而目前的谁都不会想到,五年的大好时光过去之后,到来的会是有一场劫难.


       1958年5月,总方针确立,王春燕满怀信心地期待国土强大,却由于某些失误,造成了瘟疫般的浩劫,王春燕卧病在床几乎无法站立.她满心期待着伊利亚能过来哪怕只是看她一眼,电报来回却只得到类似”好自为之”的回应.


       王春燕活了那么多年,看了那么多皇帝,心里清清楚楚伊利亚的上司在想什么,不就是担心王家走的路被自己家人学去么王春燕对此满心不屑,只笑伊利亚上司的迂.


       1959年10月初,伊利亚终于出现,仍旧是跟着他的上司,王春燕勉强和上司一同迎接了远方来客,王春燕连笑都懒得,直接无视了伊利亚的存在,到后来更是借口身体不适提前退场.自然也就没有听到自家上司严厉指责伊利亚背弃了该走的道路的长篇大论.


       如今正独自走在北京马路边上的王春燕只知道,对于自己,伊利亚怕也是不可信了.


       而后王春燕折回会场里,进门就听到自家某个高层发言人的大嗓门朝苏维埃座位区喊话,说什么你们口口声声说要给我们军事援助,为什么不给我们原子弹?我看你们这样做,就是想凌驾于我们的头上,让我们永远跟在你们的后头走。你们就是大国沙文主义!


       王春燕当即觉得要糟,原本这位同志未免太着急了些,咬了咬嘴唇只希望对方不要过于恼怒.好在伊利亚的上司虽然立刻强硬反驳了这番失礼的话语,却还是极力地控制自己没有发怒.王春燕松了口气,不由自主地朝伊利亚的方向看了一眼,旋即移开了视线.


       会后,王春燕看着伊利亚走近,却毫不为所动,却也想听听他会说什么,于是便跟着他走了.


       王春燕走在伊利亚身侧,安静地听着他说话:”苏维埃全部高层心里都明白得很,这次的谈判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毕竟你们不可能服从我们,也不会听从我们的任何建议.你的上司下决心要走自己的路.你我之间所谓“牢不可破的感情”也必定随之成为泡影.我想,这是不可挽回的结果.”又过了一会儿,又听见伊利亚独特的声线,轻松而活泼,和本人完全不相像.


       ”苏维埃是这么觉得的,”伊利亚朝王春燕笑了笑,就像当年第一次签订条约的时候那样明媚而温暖,”你觉得呢,王春燕同志.”


       “那么伊利亚同志是来取走你当年寄存在我这儿的物什的?”王春燕故作迷茫地歪了歪头,同样朝人笑笑:”我这些年都好生保存着,保准一个不差.”


伊利亚却是皱起了眉头:”我不是来取东西的,我是来谈判的,王春燕同志.”


       “但我们已经谈崩了不是么,我的好同志.”王春燕一摊手一耸肩,满不在乎的模样.


       1963年7月21日,前往莫斯科的代表团归来,带来的是和预想中一样糟糕的消息.这下便是惹怒了王春燕的上司,评论稿以王春燕想拦也拦不住的势头,一篇接一篇的直往外发.直说苏维埃已经不再纯粹,资本主义已经复辟,已经不再是社会主义的国家.次年十月,伊利亚的前上司下台,王春燕再次目送总理的团队上了列车.


       “伊利亚同志,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王春燕呢喃着,直到再看不见列车的影子,这才转身离去.然而带回来的消息还是让王春燕大失所望,伊利亚全然没有改变想法,仍旧延续着前上司的路线前进着.


       然后王春燕目睹了上司发起名为”文化大革命”的人为灾难,眼睁睁见着自己好容易恢复了些的身体再次迅速衰退下去.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直到1976年9月9日,王春燕才以一身正装出现在天安门广场,参加了上司的追悼大会.


       1979年4月3日,王春燕和新上司一同决定,以前和苏联签订的那些条约,在到期之后不再延长.


       1979年9月25日,王春燕跟随谈判团再次出行,目的地仍旧是莫斯科.


       虽说相对于之前中断往来甚至兵刃相交的状况,这次的谈判已经很不错,但王春燕一路上还是十分不满,伊利亚微笑着避重就轻泛泛而谈的姿态,让王春燕恨不得把那张脸皮撕下来.趁着一天会后,还有空闲时间,王春燕找了找伊利亚的位置,起身过去拉着人的袖子就往外走.


       “王春燕同志,这可不像是你会做的行动.”伊利亚仍旧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任由王春燕拉扯着,王春燕气急了也只能甩开他.


       “我以个人名义问你,伊利亚同志,你们究竟要把我的国家逼到什么程度?!”王春燕忍着怒气直盯着伊利亚看.


       “苏维埃可没有逼你们,”伊利亚带着笑容,无视了王春燕满是怒意的姿态.”苏维埃现在可是在改善对华方针呢.”


       “我去他娘的改善!”王春燕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两个人都愣住,然后王春燕深呼吸一两次平复了有些急躁的心情,”抱歉,我想我需要独自呆一会儿.”说着匆匆朝伊利亚躬了躬身,不理会伊利亚的反应,径自离开.


       1979年12月3日,王春燕和谈判团踏上回程,70天的谈判无果而终.


 


                                                            叁.


       1982年3月24日,王春燕听着伊利亚那边传来的清晰如同在耳边的公开讲话,不由自主地勾了勾唇角.打一棍子再给个蜜枣儿么.230天后.伊利亚的上司去世.


       1982年11月14日中午,王春燕再次跟着上司一同,踏上了莫斯科的土地.


       再见到伊利亚时,他,站在上司的陵旁,明显的有些憔悴.王春燕踱步到他身旁,也不说话,只陪他站着.第一天这么过去.然后第二天,第三天,王春燕终于出声喊了伊利亚的名字,看着有些浑浑噩噩的伊利亚,忍无可忍地抬手扇了他一巴掌.


       ”伊利亚同志!我不管你是看着列宁同志触景生情,还是就因为这一任上司去世,你不小了,送走那么多人,就不能试着习惯么.”王春燕说着捏紧了拳头.


       “......苏维埃只是...觉得孤独.”伊利亚没有去管脸上被扇出来的巴掌印,而是边说着话,边对王春燕勉强笑了笑.


       王春燕只觉得心脏被由来不明的情绪压得生疼,抬手替伊利亚整理好围巾.踮着脚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不孤单.”王春燕在踏上归途之前,这么对伊利亚说.


       1989年5月15日,王春燕在自家见到了伊利亚,他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左右张望像是在等待什么.王春燕绕到他身后轻拍他的肩,却反而被他抓住了手.“!抱歉.”伊利亚忙不迭地松开手,王春燕敢保证,她一定看到伊利亚脸红的场面了.忍着笑摆摆手,连连说没关系.


       伊利亚的上司在这边待了四天,王春燕就带着伊利亚在城里四处走动,玩了四天.在伊利亚问起怪不怪他时,也只是说历史上的账已讲过了,应该把重点放在未来.


       可惜终有离别时.


       1991年12月25日 傍晚,王春燕坐在餐桌旁,听上司唠叨家长里短.突然提到苏联的事情,气氛突然就沉闷起来.


       “春燕啊,苏联,垮了.”上司将这句话说得语重心长,似乎是想让王春燕不要伤心难过、又或者是让她警觉一般.王春燕只是不在意地一笑,就将话题转到垮了之后对国家的不好影响上来.


       有句老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王春燕坚信自己,以及自己的国都是有福分的,不然为什么屹立数千年不倒.


       然而到了晚上,王春燕褪下身上的衣物,任由它们一件一件滑落,最终芊芊玉足赤裸着地,拨弄一番温度适中的浴缸里,一步一步走到水里任由水没过胸前.视线逐渐被水雾模糊.


       ----苏联,垮了.


       脑海里渐渐一片空白,只剩下上司这一句话,四个字回响不断.


       2013年12月25日,时光悠悠然,走的不快不慢.然而一晃眼,就到了伊利亚死去的第22个年头.这二十二年来王春燕目睹了那个人称俄罗斯,并给自己取名为伊万·布拉金斯基的人,继承了伊利亚的大部分遗产,却颠覆了伊利亚毕生努力.


       王春燕每次看见那张和伊利亚如此相似的脸庞,都打从心眼里耻笑一次伊利亚.那时候为了阶级问题两个人吵得天翻地覆,几乎要打起来,如今呢.


       ”呵....”王春燕轻抿了一口褐红的酒,满心不屑.事实证明,对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伊利亚,我的好同志.即使你取回所有援助,把边境弄得乌烟瘴气,我也可以....独自站立在新世界的土地上.稳稳当当.....稳稳当当的.....


       原本理应是仇深似海的结局啊.明明是这么能证明自己并没有错的事情,想起来却还是由衷地难受.王春燕一口闷掉了杯中酒,随即又满上一些.恍恍惚惚地安慰自己,难受是因为以后再没有那颗招风的大树,只能以重伤未愈的躯体直面风暴了,也就顺理成章地忽略了心底像是缺了一块什么的那种空荡.


       打发走今晚第三个过来搭讪的男人,王春燕已经有了些不耐烦,只想着再也不要到这种嘈杂的地方来.恍惚间却看到了推门而入的有些眼熟的人.


       “我相信我还会被爱上,”画着精致妆容的面庞微微扬起,朝着稍远处的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嫣然一笑.”但是我不相信会长久.”


       是的,不会长久......王春燕敛了敛肩上搭着的皮草,似乎是觉得有些冷了.顺着摇摇曳曳的灯火四处看了看,这一看,就象是看遍了世间千年.


       “太寂寞了啊,这悠长岁月.”一声叹息悠悠然从樱唇贝齿间滑落到手中端着的高脚酒杯里.仰头一口饮尽杯中酒,有几滴划过唇角,划过了修长的脖颈,直凉到心里去.


       “这酒不好,不醉人啊......”王春燕随手将酒杯放到一旁,恍恍惚惚间又感觉到有人走近了身旁.正眯眼想要打量清楚究竟是谁,带着熟悉的温度的手便兀自覆上了脸庞.


       “你.....”王春燕迷迷糊糊地半眯着眼,终于是看清楚了那人的样貌,”伊、伊利亚啊......”说着便给了他一个大方爽朗的笑颜:”你...混·蛋.”


       “春燕,你醉了.”


       王春燕刚要说没醉,就被那人拦腰抱起.这时候挣扎或者拳打脚踢都那么无力,于是王春燕也就不挣扎了,抬手捧着那人的脸庞,那是多么熟悉的面孔啊,盯着那人细细打量了一会儿,王春燕却是皱起了眉:”你不是他.....”说完又松开眉头给人一个笑脸”诶,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和那个混蛋那么像....”


       “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俄罗斯.不要把我和苏维埃混为一谈.”那人的手指紧了紧,筋脉都突出来一些,却仍旧控制着力道.


       “我知道你是谁,”王春燕抬手比划着,险些没有掉下去,吓得伊万连忙抱紧实了些.满脸的无奈.等待着怀里醉醺醺却依旧精致的人儿接下来的话语.


       ”你、你就是以前、我在伊利亚家里见过的那个小鬼.....”说着王春燕抬手揉乱了伊万一头金发.


       “你爱他么?”伊万低声问.


       “爱谁?”醉意朦胧的王春燕勉强集中精神反问.


       “伊利亚.”伊万说得毫无波动.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我不爱他.”原本就被伊万抱着的王春燕这一笑,就笑得趴到了伊万怀里.


       “那么,爱过么?”伊万想要将王春燕有些凌乱地发丝理顺,却空不出手来,只得作罢.


       “呸,一刻钟也没爱过.”王春燕回答得毫不犹豫.”我累了,你到底还有几个问题?”


       “最后一个.那为什么每年圣诞都偷跑出来...?”伊万无奈地看着怀里的王春燕.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问.”王春燕这么说着,朝伊万灿烂地笑.


       “啊....这么说来,我怎么也比不过一个死人吧......”这句话,伊万打算一辈子压在心底.谁问都不说,即使是王春燕想要知道.


       在伊万怀里睡去的王春燕当然是没有察觉伊万的心思,只觉得这两人完全不同,但体温都是一样的,勉强能当个念想.


       ----伊利亚同志啊......世界仍旧这么大,却再也没有你了.




---------END